COVID-19 Notice: WE ARE OPEN AND OPERATING NORMALLY
Beta Analytic, as a laboratory, is considered an essential business under Florida's statewide Stay-at-Home Order. Taking the necessary measures to maintain employees' safety, we continue to operate and accept samples for analysis. Please contact us BEFORE sending your samples so we can recommend you the best way to proceed.

放射性碳定年和碳爆炸

  • 爆炸效應是指核子試爆產生的“人造”放射性碳進入大氣。
  • 目前科學家採用對照標準來解釋大氣中增加的人造放射性碳。
  • 雖然核子試爆已被禁止,但是爆炸效應仍然存在。
Carbon

放射性碳定年的方法基於任何特定時間全球碳14濃度的某些假設。其中一個假設為:全球大氣碳14(也稱為放射性碳)含量没有隨時間變化。而另一個假設是第一個假設的推論,即由於平衡,生物圈的總體放射性碳濃度和大氣相同。

宇宙射線產生的中子在大氣中和氮原子相互作用形成放射性碳,由此放射性碳開始進入全球的碳循環。產生的碳14與大氣中的氧原子反應,進而形成二氧化碳。此二氧化碳與碳12和碳13產生的二氧化碳没有什麼不同,因此,含有碳14的二氧化碳與其他碳同位素的二氧化碳擁有相同的命運。

大氣和生物圈之間進行混合和交換直到平衡建立。 放射性碳定年 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這一假設,因此一開始無需考慮碳14的其他來源。

如今,放射性碳科學家們不得不進行校正,不僅要將他們的放射性碳定年結果轉換成日曆年,而且要將影響全球碳14濃度的各種因素考慮進去,其中之一就是核子試爆。

影響全球碳14濃度的人類活動

兩種人類活動被公認為對全球放射性碳含量產生了不可挽回的改變:化石燃料的燃燒和核子試爆。

煤炭等礦物燃料的大量燃燒被稱為蘇斯效應,它明顯降低了大氣碳庫中的放射性碳濃度。與此相反, 1950年代和1960年代的核武器試驗卻大大增加了大氣中的碳14濃度。這種現象被稱為爆炸效應。

什麼是爆炸效應?

Nuclear Weapons

爆炸效應是指核彈產生的“人造”放射性碳進入大氣的現象。

核子試爆產生的反應之一會模擬大氣層產生大量非天然數量的碳14。核爆炸產生的巨大熱中子通量與大氣中存在的氮原子反應形成碳14。由此產生的碳14就是大家熟知的爆炸碳或人造放射性碳。

根據文獻記載,由於 1950年代和1960年代的核子試爆,使得1965年實測的大氣中碳14含量增加了近一倍。1963年至1965年間,爆炸碳的含量大約比正常水準高出100%。北半球的爆炸碳濃度在1963年達到高峰,南半球的爆炸碳濃度則在1965年左右達到高峰。

爆炸效應對放射性碳定年的影響

人類活動给全球放射性碳濃度帶來的變化,使得碳14定年必須使用一種参考標準。放射性碳定年需要一種有機材料,這種有機材料没有受到化石燃料燃燒或核武器試驗所產生的碳14污染。

美國國家標準局儲備的草酸被選為放射性碳定年的標準。它的放射性碳含量理論上與公元1950年生長的木材樣品相同。引用 碳定年結果時,公元1950年為放射性碳時間標定的零點。

對放射性碳濃度的長期影響

即使禁止核子試爆後,爆炸效應仍然存在。據文獻記載,在某種程度上,由於全球碳交換循環,核子試爆過程中產生的多餘的碳14已經逐漸減少。根據草酸参考標準活度的實測,到1990年代,碳14含量比1950年的理論含量僅高出約20%。

爆炸碳本質上是注入人為的碳14。放射性碳科學家利用這一認知來檢測,關於碳14在各種碳庫混合率的理論。他們發現,樹木年輪不和其他樹木年輪交換放射性碳。這一事實支持了樹木年代學在放射性碳定年中的應用,特别是在建構放射性碳校正曲線中的應用。

另外,還有其他監測爆炸碳或放射性碳的研究存在。

地球化學海洋區域研究分析了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和地中海的海洋水樣,並繪製標出了爆炸碳的存在。研究結果使模擬學家能够分析放射性碳的通路及其交流和滞留時間。

世界海洋環流實驗於1990年至2002年間,從溶解的無機碳中取得放射性碳測量值。

Reidar Nydal和Knut Lovseth從1962年至1993年間,測量了北半球和南半球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放射性碳含量。